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莉 > 一个财经记者向PR的转变(1)——关于最初入行财经媒体的选择

一个财经记者向PR的转变(1)——关于最初入行财经媒体的选择

文|王莉  财新博客

 

做企业传播工作已经有两个月时间。我之前是一名财经记者,在中国TOP前几位的权威媒体。现在为企业或政府做在中国的传播,在全球TOP前几位的传播集团。

 

我将对自己在做财经记者和做PR Agency工作中的思考,形成一系列文章,如以下目录。以每周一篇的进度更新在财新博客上。和大家分享。今天更新第一篇《关于最初入行财经媒体的选择》。前辈老师或同行若有同感和建议,欢迎来信探讨,我的邮箱为, wl8934@163.com 。

 

系列文章目录:

一个财经记者向PR的转变(1)——关于最初入行财经媒体的选择

一个财经记者向PR的转变(2)——多少新闻人依依不舍的离开?为什么新闻机构生存状况堪忧?

一个财经记者向PR的转变(3)——互联网对信息传播行业的颠覆

一个财经记者向PR的转变(4)——新闻机构的未来在哪里? 对严肃新闻的需求还有没有?文字还值不值钱?

一个财经记者向PR的转变(5)——如何最大化引入PR Agency后企业的传播效果

 

我常常因为自己所在的公司在行业里的高地位,和自己所从事工作训练出来的高标准素质,而有些优越感。但中国又是一个媒体生存环境特别复杂的地方,所以,这些优越感有时候又并不能支撑起我的骄傲。

 

我是学新闻科班出身,在没入行前,因为做毕业论文的需要,把媒体行业研究个遍。中国的媒体按照属性,可分为体制内(党政单位机关报)媒体,和体制外(市场化)媒体。

 

体制内媒体一般是事业单位性质,记者编辑的身份是“参公(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编制。几年前,体制内媒体的全面市场化改制实行。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新进人员开始统一都是聘用制。由此破除了此前,这些党政喉舌编辑记者的多重身份和不同等级。例如,正式员工,台聘、栏目组聘、节目聘等等。但作为党政单位的机关报,他们仍旧是宣传性质的媒体。

 

市场化媒体主要是顺应中国上世纪90年代,所有行业从体制内走向体制外的大潮流,而涌现的一些媒体。从内容上讲,市场化媒体开始尊重新闻本身,新闻开始被当做主角,有了更多的客观性,独立性。

 

受过正统新闻教育的人,有对于新闻的追求,并不以去体制内媒体为荣。一位财经报的中层管理人士曾对我说,她的同学(人大新闻系)去体制内的,现在都功力“废了”。这么多年在体制内媒体,写出来的还是几十年前那套宣传语态,出来根本无法生存。

 

而在市场化媒体中,又以各种专业的财经媒体表现最为抢眼。我毕业之前的十年,正是中国的财经媒体发展的如火如荼之时。第一梯队的包括具备社会责任感的橙色报纸《经济观察报》;稳重的《中国经营报》;时效性强,有金融专业积淀的《21世纪经济报道》;甫一亮相,即得到高度认可的财新传媒;把时尚融入财经,风格活泼的《第一财经周刊》等。

 

毕业时,我想做点在内容上,准入门槛较高的新闻。社会新闻只需要通过多年的学习和经历已经拥有的积淀,多为文史哲等各种常识性思维,就可以进行报道。这种报道门槛最低。我不想从事社会新闻的报道。

 

而财经新闻,门槛很高。要求报道者具备财经各领域的知识。通常,好的财经媒体并不招刚毕业的学生,因为没有财经背景的积淀,财经新闻看都看不懂,更别说去判断一条信息有没有挖掘的价值,进而去采访形成报道了。

 

而关于是去电视台还是纸媒,我当时考虑做深度还是纸媒比较有优势。当时第三方数据显示,在纸媒整体广告收入下滑时,财经纸媒的广告收入是逆势而上的。由此,我的工作意向定为朝气蓬勃的财经纸媒。并于毕业时拿到去《经济观察报》和财新《新世纪周刊》做记者的两个工作offer

 

我知道新闻实践发展的很快,所有的新闻相关的理论都是滞后很多。但我没有想到,基于当时鲜活的现状做出的判断,还是有些滞后了。2010年,我入行时,财经纸媒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