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莉 > 顶层宪政与基层现状——政治改革的实际命题

顶层宪政与基层现状——政治改革的实际命题

引语:当集中在北京的上层政治精英、金融界、经济界、学界精英热议宪政,推进民主,呼吁改革时,幅员辽阔的中国土地上,日复一日的、根基深厚的现状像一头负重的老牛,揣着粗气还在拉着大家往前走。坐在车上的人指挥的风生水起,轮子却还在按原来的轨迹滚动。政治改革之艰难也超出想象。

活到现在,最近突然觉得有些活不明白了。心中似乎涌动着千言万语,开口却似水中的鱼儿,吐出一串省略号。大约是经历了比较多,看的比较多,来回对比,有些感悟。

--1--

公务员的为人

从记者的工作与生活,跳跃到公务员的工作与生活,两者对比,记者的工作找选题、采访、完稿压力大。重点在工作内容本身。而公务员的工作,重点在做人(处理关系)。

我花了比较长一段时间才明白一个道理,会做人,并不是要求我们真的去做一个真、善、美的人。我们从小被教导的一套做人善良、诚实、勤奋做事的准则,在行政上,基本上混不开。

反而,做人是做一个见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的人;做一个对上巴结领导,对下敷衍群众,对同级能踢皮球的工作就善于推诿的人;做一个能睁着眼随口编出瞎话推卸责任的人;做一个善于自我保全,并不需要任何成绩建树的管理者。

人人都去钻营做上述的人,难得好好做事。当一个系统都是这样的人组成起来时,可想这个系统会隔出多少做事的缝隙。所以,你要求公务员办事效率高,那是不实际的想法。

--2--

公权力的使用:关系与升迁

一旦为官,手里多少有些权利。政府作为管理部门,经济、科学、教育、文化、卫生划分下去,各个条线、每个部门都获得权力的分配。当各部门分管领导手中有这样的公权力时,他可以拿这种权力交换其他部门手里的利益。

当上了一个地区的总头,或常委班子成员,就可以指挥各个部门的领导。谁都有点自己的事要办,这里面的权力交互,关系权衡,处理不好是埋下祸根,处理的好就是结党成营。

所以,在公务员系统基本上不讲能力高低。公务员做的那些事,一个没上大学的人,参加一个星期的培训,一个月的实践,就可以做的非常好了。但其中,做人那个环节中,人为设置的各种障碍,会使你有能力也施展不出来。

关于升迁,权力谁给的,就对谁负责。这句话足以解释,中国的官员,下级对上级的那个谄媚劲儿背后的动力。

有一天和单位一位九十年代分配来,熬了十几年的同事聊天。我们说起一个事例,一位中国的市长到美国的一个州挂职学习。上级来视察,按照这位中国市长的思路,应该做好接待,比如安排吃饭、住宿等工作。他见美国的官员没什么动静,就好意的提醒,是否做些什么准备?美国官员一脸诧异反问:我该做什么准备?我只对我的选民负责。

人都是利己的,获得的权力分配不能靠自律。权力是谁赋予的,人就对谁负责。不管个人的品性如何。美国的官员是选民选出来的,选民是公务员的衣食父母。虽然不少言行是在哄选民,但至少在乎选民手中的选票。

而中国的官员升迁是上级说了算,讨好上级是出于本能。也不能说官员们品性多有问题。中国官员的信条是,一定要服务好领导。这种服务包括很多内容。身边一个实例,一位领导生了病,他的下属一个月间就差住在医院了,忙前跑后,比领导家属还要上心。

近些年,公务员系统领导干部升迁开始用考试制度。考试是要考,但考试上照样可以作文章。比如,某个单位要选调一名处级干部,公开招考。但报考资格上就做了文章,比如有几年怎样的工作经验,什么学历背景,什么专业,什么年龄等。各种条件框下来,能报考的人没几个。这种就是已经有确定人选了,按照那个人的情况,度身定做的条件。这背后,还是上面的领导说了算。

获得权力后,要将手中的权利分配和延续,开枝散叶。这句话能解释买官卖官,结党成营的事。现在不少公务员是新加入这个队伍的,受过良好教育,有理想,做事也求公平。但要获得权力,他就要按照以前的规则行事,以使得他获得更大的权力。这中间,就会复制以前的不公平或者腐败现状。

--3--

公务员的情妇

这两天微博上有人爆料,一位中央部委官员三年花1000万元在电视台主持人情妇身上。每一位浮出水面的大贪官后,一定有情妇的边料让人们津津乐道。这种现象存在范围之广泛,恐怕比想象中还要广。

…………

这样的实例随手拾得。窥一斑见全豹。足以说明整个公职人员系统的问题。男人手里的公权力,成为为情妇谋取福利的工具。

---------------------

现象不能反映本质,当集中在北京的上层政治精英、金融界、经济界、学界精英热议宪政,推进民主,呼吁改革时,幅员辽阔的中国土地上,日复一日的、根基深厚的现状向一头负重的老牛,揣着粗气还在拉着大家往前走。坐在车上的人指挥的风生水起,轮子却还在按原来的轨迹滚动。政治改革之艰难也超出想象。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