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莉 > 白鹿原:家大于国

白鹿原:家大于国

对家和国的概念,大部分人的理念是:国大于家。因为,他们从小就被教导,有国才有家。教他们这些理念的人,是高高在上的少数人。但其实,对教导别人的少数人来说,国就是他们肆意妄为的家。

少数人让大部分人抛弃自己的家,去保卫少数人的国。这少数人自私的几多隐晦,却又多彻头彻尾?

家和国的生命长短,不一定就是家短国长。一个自然家庭,一代的起落小于一个世纪。但在这一个家衍生的世纪中,也许,经历了数代国的轮换。家无奈的接受着国的你来我往,承受这些国频繁更替带来的伤痛。它隐忍,厚重,痛的一言不发。从这一点上,家应该大于国。

对于大多数人的我们,家是我们自己的,国是别人的,国可以更换,家不可以改变。所以,家应大于国。

家大于国,这应该是人类最美丽的认知。

我们需要国的原因,在于需要数个家庭组织起来一个契约组织,来加强家庭的力量,用以抵抗更大的外界侵犯。

保护家庭,是一个国家存在的本质需要。从人类历史演进过程看,国有着越来越大的倾向。这个倾向的演进,也可以证实前述其存在的本质。

从最初的村庄、部落、城池、数个城邦、联邦、无论历史上哪个国家,我们今天看到的看似稳定恒久的国的版图,回溯500年,国的数量要多出不止一倍。再上溯500年,恐怕要多出更多倍。

有多少国,成为哪一国,不重要。现在看起来。就单中国来说,35个省份,历史上不纠结过多次吗?

少数人特别在乎,是谁的民族,谁的国。但其实,国家融合,民族融合,只是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如果并不损于大多数人的利益,何必纠结于国的意识形态?

也许要很久,当银河系中,出现整个地球需要抱成整体来对抗的侵犯者时,现在的224个国家不也要融合?

家,需要国的原因,只是在于,家需要被保护。如果一个国,不能保护多数人的家,这个国就不是好国。具体,是什么党的国,以什么意识形态的理论基础支撑,用什么社会制度,设立什么暴力工具,没有好坏之分。只要它不违背保护大多数人的家的契约精神,不将交给它的责任和权利滥用的似它家般肆意。

但显然,我们生存在的,是少数人的家。而我们希望的,是多数人的国。这需要多么睿智的历史自我选择。无论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任何一个波动,都难说会是前进,还是后退。小心翼翼和未知将相伴随。

——观王全安执导电影《白鹿原》有感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