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莉 > 沈阳谣言

沈阳谣言

1

沈阳的事态还在发展中。

8月6日,该市大街小巷商店齐刷刷关门歇业。6日下午,网络上传出图片,显示该市公安局给各派出所下达任务,务必让歇业商户当天下午15:00时前开门营业。

8月7日,笔者了解到,沈阳市开门营业的商户仍少。

7日下午,网络上一份加盖红印的当地公安局通知文件,内容是,政府已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结束对各大市场的打假行动。

7日晚间,沈阳市信息发布官方微博称,政府相关部门没有采取集中整治行动,也未采取高额罚款措施。希广大经营业户勿信传言,正常营业。

8月8日,笔者再次致电沈阳当地商户,被告知,商店已经陆续开门。

 

2


       说说这件事情里的谣言。

8月7日沈阳市政府官方回应,将集中整治行动和高额罚款称为谣言。说商户关门是受到谣言的影响。   

这其中,可确定的是,对大批发市场打假为真。至于是否存在打假过程中,罚款的随意性、罚款金额过高、以及公安机关暴力执法等行为,尚且有待考证。

另外一个有待考证的是,究竟有没有对小商铺进行检查。小商铺是此事件最终暴露在全国人民面前的导火索。

笔者问沈阳市多位小商户,“你们自己或者周围,究竟有没有人被查、被罚”?得到的回答是,没有。只是听说。

听说:当地公安局查获一批黑纸巾,刑拘了造假窝点,好几家使用该纸巾的饭店老板都给抓了。有些老板根本不知道用的纸巾是黑窝点产的,外观也看不出来。

听说:对罚款有异议公安局就抓人,浑南新区一个洗车店被罚20万,老板觉得不服,理论,被罚100万。

笔者问沈阳商户,“今天为什么敢开门了”?得到的回答是,听说,不查了。

“从哪里听说的”?“网上有一个公安局的红章文件说停止检查”。

又是听说,从几天前的集体关门,到今天的陆续开门,自始至终商户们是被听说的消息所左右。

 

如果说此次事件对沈阳来说,是一场危机。那么,沈阳市政府连最起码的危机公关都没有。

得出上述结论的最大支撑点在于,“听说”至今仍然存在,并且一以贯之的“操作”事件主体的行为。

规模店铺恐慌性关门,作为城市的管理者,当地政府应该意识到,这将给市民正常生活带来影响;将给全市正常经济秩序带来影响;事态扩大至此,为何不立即用公开媒体,电视、报纸、广播等作出谣言澄清,以及对商户的安抚,尽快恢复全城的正常秩序?

但在受到传言影响,事态扩大后,沈阳市政府并没有出面正视听,没有给出肯定清晰的答复。8月6日、7日两天,沈阳市的商户及普通民众都没有从当地媒体,包括电视、广播、报纸上看到沈阳政府给出的官方回应。

截然相反的是,据笔者得知,当地政府部门连夜通知当地媒体,撤掉所有关于此事的报道。

对外地的媒体的采访要求,则更是不予理会。   

于是,当地市民只能从网络渠道获取信息。笔者就作为商户决定是否开门营业的两份重要判断依据——公安局红章文件,向沈阳市政府宣传处求证真伪,得到的答复是不予评论。

于是,网上又有消息说,8月7日下午,沈阳市政府将就此事召开媒体“新闻发布会”。

笔者独家了解到,所谓的新闻发布会,不过是沈阳市政府宣传处叫上当地市级、省级、及关心此事的新华社等中央级媒体,给了一份新闻通稿而已。

这个新闻发布会和网友们的期待相差甚远。未出现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就传言的罚款随意性、罚款力度、执法随意性等尖锐问题作出与记者争锋对论。

 

4

还原一下本次沈阳店铺集体歇业的事实。

背后的基本事实是,沈阳今年年初就制定了的大规模打假行动。沈阳市政府网站消息显示,今年3月该市就发出口号成为“无假”城市。并且,公安局介入打假。

根据笔者的了解,7月中旬,沈阳市“打假”行动最开始针对几个大的批发市场。主要查处侵犯知识产权的商品,例如假古奇包,假鳄鱼皮带,假名牌服装;以及假的电子产品等。

先是其中一个市场——五爱街批发市场有商户被处罚。该市场其他业户,听说罚款金额很高,害怕,开始关门。之后,买电子商品的三好街;卖建材的九路批发市场,陆续关门。几个大的批发市场陆续关门后,有消息说小商店也要被查。于是,恐慌蔓延至全城小商铺。上演了8月6日的一幕。

5

最后说说这个事件里各当事人的小心思。

沈阳东陵区某商户告诉笔者:“昨天上午我开了一小会儿门,做贼似的在门口瞅着,若是被罚款,我得白卖多少商品”?

沈阳政府宣传处某官员对笔者说:“领导不想让事态扩大,不想让那么多媒体报道,你们就配合一下吧”。

沈阳市某菜市场老太太对买菜的人说,“赶紧买,一会儿打假的来了,就收了……”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