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莉 > 上市公司七大融资渠道被堵:退市已开始 政策渐放松 |“放水”该不该?

上市公司七大融资渠道被堵:退市已开始 政策渐放松 |“放水”该不该?

本文为原创   作者:离漓    《界面新闻》高级记者

资本退潮、严监管、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上市公司也必将出现一轮洗牌。

退市已经开始;融资政策也渐放松。如何不是潮水来时顾着圈钱?而真正修炼内功,成为实体经济中流砥柱,是他们需要思考的。

8月10日,笔者报道《【深度】上市公司融资“生死劫”》,独家观察并报道在经济下行期,金融严监管背景下,以3500家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实体经济融资渠道被堵,融资成本飙升至18%,企业岌岌可危之局面。

报道发出第二天,8月11日,银保监会即在官网首页发布《加强监管引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的文章。

银保监会上述文章要求,指导银行保险机构准确把握促进经济增长与防控风险的关系,正确理解监管政策意图,充分利用当前流动性充裕、融资成本稳中有降的有利条件,加大信贷投放力度,扩大对实体经济融资支持。

采写上述报道时,我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上市公司反映融资真的很难。融资成本远高于企业盈利能力,经济下行,上市公司的前景难言乐观。

我们调查的样本为民营属性的上市公司。能够在A股上市的公司,本身资质就比广大中小企业要好。经营等各种指标也比较过硬。但为何在近一年多以来,频频出问题?  

众所周知,整体而言,中国企业融资状况,国有资本为背景的央企、地方国有企业融资是很容易的,融资成本也最低。而民营企业中,能够上市,在股票二级市场上能公开募集资金的企业融资本也不算难。以前只有小微企业,既不能通过直接融资渠道融资,也难以在间接渠道融资,是融资主体中的“困难户”。如何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也是多年来被呼吁的一个命题。

2013年,中国经济首次由GDP增速10%以上降至个位数增长时,浙江温州等多地出现小微企业经营难,资金链断裂,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开始受到重视。

但在此轮资金链出问题中,融资难的主体是上市公司。此次融资难背后的原因和宏观经济下行无直接关联,而是在近一年多,中国金融严监管,金融去杠杆,股票二级市场熊市的大背景下发生。

就这部分民营上市公司而言,原本融资有很多种金融工具,可以发行债券,可以公开发行公司债;也可以向特定对象发行私募债;也可以直接是借款,或股票质押、或信用贷款等等。

此轮上市公司资金紧张原因为多重因素叠加。从上市公司融资渠道看,上述传统的融资渠道几乎道道都不畅通。据笔者调查,各融资渠道受影响如下:

1、定增新规,对定增规定严格。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定增项目亏损严重。

2、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新规。股价下跌,上市公司市值缩水严重。质押股票融资折扣大为降低。股权质押融资资金量大幅减少。

3、P2P爆雷,来源于互金平台的上市公司信用贷资金减少,此渠道为违规操作。

4、私募基金的融资渠道也在收缩。资管新规明确,不允许私募股权基金“明股实债”。

5、近期债券违约潮中,银行风控要求提高,主流只做“AA+”以上的债券。诸多民营上市公司发债难以评到“AA+”级。

6、银行、信托、券商资管通道业务融资几乎不能再做。

7、上市公司董事长因反腐出事被抓,而引发的资金方恐慌不再续借。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边缘。

上述原因可见,各渠道受影响逻辑线皆是:各种金融严监管的规则出台+A股熊市上市公司股价下跌,由此一系列相关影响蔓延开来。

从上述几分析可见,目前上市公司融资难的局面,正是金融去杠杆,金融行业纠偏,各种去除以往不规范、风险累聚,刮骨疗伤的带来的必然结果。

上述多个融资渠道被堵,也是监管规范融资行为,去通道业务,清退影子银行,消除金融风险隐患的必然后果。

加之反腐,上市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不在少数的参与到官员行贿中,如此,官员落马,上市公司老板被抓,资方恐慌撤资,上市公司陷入危机。

在我们采写过程中,也感受到企业并不愿让外界知道他们资金紧张,因为资金方可能借机提高利率。使得他们融资变的更不容易。

今年以来,融资成本上升幅度惊人。

元大投资统计的民营上市公司各渠道资金平均成本如下,

上市公司通过银行借款,一年期贷款利率在7.5%至8.5%之间;

上市公司通过券商做股票质押,利率一直飙升,从去年的5.5%左右上涨到目前的8%左右。且质押折扣从去年5至6折,下降到近期的3至4折;

上市公司通过信托主动管理的项目融资,利率已达12%以上;

民营企业发债资金综合成本已达8%以上;且AA+以上评级才有资方认可;

私募基金利率一般在年化12%以上;

上市公司通P2P平台融资,一年期资金成本一般15%至18%。

据笔者了解,还有更高的利率,甚至有信托公司开口要18%的利率;而短期拆借中利率竟然高达30%至40%。30%至40%的利率或是极端个案,在上市公司中不具有代表性,但却是真实存在的情况。

央行规定,超过同档次贷款利率4倍以上,就被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目前,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是4.35%。

比照上市公司上述融资成本可见,通过银行融资8.5%的利率是基准利率的2倍;而通过互金违规融资,或信托主动管理的融资利率18%是基准利率的4倍;上述极端案例中40%的利率更是基准利率的8倍!

问及为何如此高成本的资金企业都敢借?企业方答,不借没办法,不得不借。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工业企业利润》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仅为6.51%。远低于前述各种融资成本。如此融资如何持续?后续拿什么来偿还高额利息和本金?这是很大的问题。

如此,上市公司该不该救?该不该通过“放水”来释放流动性?目前,A股近3500家上市公司,关系到财政税收、GDP增长、就业。但宏观经济新常态期间,推动经济结构调整,推动企业转型,金融去杠杆,也都需要有阵痛。

过去掌管发审大权的证监会多名官员落马,上市公司通过歪门邪道上市数量不在少数。上市后通过并购、圈钱套现成风。尤其是影视传媒行业并购重组、再融资炒作概念;高送转配合大股东减持、配合限售股解禁等,上市公司用诸多资本游戏对股民“吸血”。

2017年上市公司大会上,刘主席如此说道:“有些上市公司没有主营业务,董事长和总经理天天在外忽悠。还有的上市公司上市后大幅减持,空仓走人,吃相太难看。”

资本退潮、严监管、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上市公司也必将出现一轮洗牌。随着证监会关于退市的规定的出台,IPO欺诈发行的欣泰电器、公司本身出问题的长生生物等在内的5家上市公司退市。“更多的在路上”,这是我们采访时听到的市场人士的判断。

6月下旬,政策有些松动。7月下旬,“放水”更加明显。7月新增直接融资2412亿元,较上月多增834亿元。

虽然在各种作用力下,也考虑到多个方面,实质性的流动性开始宽松。但A股3500家上市公司作为实体经济的中流砥柱,既然因为政策调整,获得了喘息的机会。是否该在此轮危机中,修炼内功,更规范,而真正担当起它本身的责任?而不是潮水来时顾着圈钱,潮水退后一地鸡零狗碎?这是他们真正需要思考和践行的。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