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莉 > 时评|天津人才引进:如同儿戏、朝令夕改,谁给你们这样随意制定政策的权利?

时评|天津人才引进:如同儿戏、朝令夕改,谁给你们这样随意制定政策的权利?

身为一名社会稳定、过去三十多年经济发展非常好、近七年经济基本面仍然良好的大国公民,在这个国家境内长期工作或居住的城市,落下户籍,这是一项基本的个人权利。

但中国户籍制度的不健全使得这一权利无法自由兑现。这一周多时间以来,天津的户籍放开政策再次将户籍政策的弊端以及矛盾暴露出来。

5月16日,天津出台“海河英才”行动计划。

分五类情况引进人才落户。五类分别为,学历型人才、资格型人才、技能型人才、创业型人才、急需型人才。

其中,学历型人才因可以在天津房、无工作单位、无社保,可直接落户最受关注。计划原定:全日制高校毕业,本科不超过40周岁,硕士不超过45周岁,博士不受年龄限制,均可直接落户。

天津市副市长孙文魁表示,“此次计划注重量体裁衣,不同人才逐一提出奖励资助标准。而且人才可自主选择落户地,在线申报,3日审结,全市通办。”

然而,5月18日,上述政策变化为:对无工作、无名下住房、拟落户北方人才集体户的人员,需本人在北方人才办理个人人事档案存档手续后,再到各区办理准迁手续。这意味着,需要先本人去天津领取调档案—回原籍调档案—到天津北方人才存档—到天津各区办准迁证。

这样的政策变化,比起最初政策,无疑多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成本。

5月19日,上述政策再次变更:在外省有工作单位人员,不能按照在津无工作单位(在外省有工作,不就是在津无工作吗?就算申报人无工作,落户后他就不会在外地找工作吗?政策的BUG简直是“连连看”)申报落户。如弄虚作假,将会被注销户口,并纳入诚信“黑民单”并通报原籍。

这次变动,意味着初期的宽松条件大幅收紧。

经办手续流程方面,也是政策“连连变”。

天津方面最初承诺,所有必须在线申请,通过“天津公安”民生服务平台在线提出落户申请,公安部门于3个工作日内反馈审核结果。

自计划发布20小时内,30万人登录并下载天津公安App办理落户申请。5月17日,由于网上下载、咨询、登记的人数太多,APP、微信端、甚至后增的天津公安民生服务平台都无法打开。

经办流程又变为,可以不同过网络,直接去天津现场办理。

这一项人才引进政策公布近一周,政策变动如同儿戏、朝令夕改、再三变动。而与之对应的是,这一政策无形的指挥棒,在这一周多时间里,指挥着一群又一群人才如陀螺般旋转。

通宵排队、跑重复路、白跑多趟。甚至,“天津落户梦醒”、“很多人心冰凉”、“户口唾手可得”、“户口失之交臂”这样的报道频见报端。

这过程中,多少次变动政策?有没有及时在公共渠道暴露改动?有没有做好充分告知与沟通?事实上,天津方面却只在最初发布第一条人才引进消息时动静很大,后续的多次政策变动却信息不透明,悄无声息的小范围内发布,包括APP政策解读、以及官网上都没有及时更新变动。许多人都是在现场临时被告知。

这些人才出入天津可谓“乌泱泱”来,“乌泱泱”去。没错,这是贬义的形容词。但在5月16日得知这一政策后,数万人马上冲到天津,在各个社区服务站半夜开始排队,这种形态就是“乌泱泱”。

为何明明是城市想要吸引的人才,却如此一窝蜂,不顾“吃相”得趋之若鹜?

既然是吸引人才进来,就该多一些诚意。地方政府的政策就该是有权威性,稳定性,持久性。

天津市的做法恰恰相反,回顾整个一周的政策,公众见到的是天津市先是大造噱头,用及其宽泛的条件制造舆论,见吸引来的人才太多后,又在极短时间内收紧政策。

天津市政府的任性做法,一方面制造了大量的社会群体焦虑情绪。另一方面,实际上加剧了公众对政府制定政策的不信任感,使得公众认为政府的政策成为一种套利、一种随意开关的儿戏。

如果是为了引进人才,促进经济发展,这样的政策无可厚非。但实际上最初的极为宽泛落户条件,透露出了为地方房地产市场接盘的用心。人才引进看起来更像是幌子。

一言蔽之,人才引进这一政策不应该成为以其为名,实则房地产接盘,为得是地方政府的“钱袋子”,这样的人才引进政策简直是愚弄公众。

天津人才引进政策的随意改动、人才的趋之若鹜,是诸多我们国家还没有改革到的制度积累起来的矛盾的表面浮现。

众所周知,大部分被天津落户吸引的人才,原因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北京离北京近,大学升学率高。这些背后本身就有更加深刻的需要改革的因素。都是政策保护下的资源的不公分配。

在过去的时间里,这些资源的不公分配不时的打开“口子”,又随时合上。这成为诱发公众群体行为,和焦虑心理的极大诱因。其他的领域包括某些特区的建立、房地产市场的持续上涨预期等等。

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在这段时间,中国的经济、金融、民生、城市发展、三农等各方面都取得最大成就,毋庸置疑。在改革开放过去放缓后,今年大幅度推进了金融领域的改革和开放。

但在关于个人的基本权利,尤其是城镇化在不断推进过程中,人才如何能够在自己辛苦工作纳税的地方,能够有尊严的获得子女教育、购买住房、户籍等基本权利?如何使得地方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后,人才能够有序、前后公平的享用政策?希望这成为接下来贴近新城市公民的改革议题。

本文作者|离漓  

某主流财经媒体   高级记者 

关注作者文章请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3F新品 

微信号:xinping3f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