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莉 > 【评论】中国式监管困局:从A股市场上的几股力量说起

【评论】中国式监管困局:从A股市场上的几股力量说起

离漓 | 文 

随着近两周IPO核发批文数量减少,监管政策似乎开始有所松动。A股为期一年零三个月的“刘氏新政”,似乎出现转向。预期的纠偏在舆论绑架下,眼看就要功亏一篑。

1.  建言者众  多为利往

 

A股意见领袖太多,有几个不是为了一己之力在狠狠作秀?如此“挟‘股民’以‘令’主席’”之行为,将股市民粹主义演绎到极致。

近两周来,围绕股市监管政策的走向,各大舆论平台集中涌现各路意见。试图“出谋划策”的“专家”中,有自带影响力的意见领袖(KOL),也有因关乎监管走向的出格言论,才增加了影响力,于是更变本加厉高调的所谓“经济学家”。

5月中旬,韩志国在微博上点名批评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后者重视舆论,5月24日,邀请韩志国在证监会食堂共进午餐。这一工作午餐被韩志国大肆宣传。甚至称,打压个股与板块、暂缓IPO发行、尽快出台大小非减持新规等多项政策是由此人影响所致。如此“挟‘股民’以‘令’主席’”之行为,将股市民粹主义演绎到极致。

韩志国何许人?且不说其在微博上自封“经济学家”的身份根本经不起推敲。再看他的言论之随意,提出的停止打压个股与板块、暂缓IPO发行等,简直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言论偏激,毫无经济学训练的严谨逻辑可言。在其微博言论中,将常态化加速的IPO称为“几近疯狂甚至癫狂”,将他自己称为“有识之士”,将高善文等人称之为“假大师”。

而同时,一向在资本市场研究颇有建树的某名校副校长,也加入荒唐之列,撰文《金融监管要有理论逻辑》,提出本身逻辑混乱,漏洞百出的六大论点。作为研究功底扎实的他,不会看不清这里面的对错。却用如此一眼识拙的文章抛出混淆视听,用意何在?

另一方面,前段时间因被上交所驳回“高送转”方案的新华网,有恃无恐的对抗监管,非大股东减持造便利的“此地无银”的无力辩驳,如此赤裸裸维护一己私利,混淆视听,姿态尽失。

这让我想起一个新闻传播学中的术语——“观点的自由市场”。近四百年前的十七世纪中期,英国政论家、文学家约翰.弥尔顿为争取言论自由,在《论出版自由》一文中最早提出这一概念。十九世纪,被另一位英国哲学家约翰.密尔加以理论化。在二十世纪中期,再被美国“社会责任论”加以矫正和完善。成为新闻自由的理论根基。

核心意思是,真理通过各种意见、观点之间的自由辩论和竞争获得。要允许各种思想、言论、价值观在社会上自由的流行。形成“观点的自由市场”,才能使大众在比较和鉴别中认识真理。在此过程中,“观点具有自我修正”的能力。

类比到此,A股市场正在成为最具有上述“观点自由市场”特性的领域。除股市外,你看不到中国内地其他任何一个领域是被如此多人关注、参与、并能最终影响到政策制定的。这些参与方中,如若出于公心,本着建设良性资本市场的出发点去客观的讨论政策制定,则无可厚非,因为真理越辩越明。

但如若发声者各自“心怀鬼胎”,出于所在机构或所代表群体的小部分人利益的私心,则是在市场上“搅起浑水”,混淆视听。利用民粹主义,一味逢迎大众,营造网络舆论暴力给政策制定者施压,最终对政策走向危害甚大。希各方在对股市建言献策中,也要引用到“社会责任论”的精神,本着对市场健康发展之公心去发声。

2.  股市需要怎样的政策“蜜糖”?

观察最近的两个政策变动时间点股市走向可见,市场对政策反应不一。5月27日,证监会出台封堵上市公司股东套利空间的减持新规,同时,做了充分的舆论引导,各大媒体一边倒的解读为利好。客观来讲,减持空间的封堵,对散户,及整个二级市场确实是非常有利的政策变化。但市场对此反应并不明显。端午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5月31日,沪指收报3117.48点,上涨0.24%;深成指收盘微涨0.06%;创业板指报1763.73点,微涨0.23%。之后几个交易日,几大股指更是一改前几个交易日回弹走向,转而下行。

而本周(6月5日至9日),IPO发行明显放缓消息传至市场后的首周,连续走阳,沪指收盘从3100点附近涨到3150点附近,周涨幅1.6%。

虽然本周指数的连续上涨,原因是多方面的。当然市场上也有误读,比如6月6日,央行开展一年期MLF操作,向市场投放4980亿元。6月本有4313亿元MLF到期。本是正常的对冲操作,却被解读为“央行历史性放水,单日2.49万亿元货币量投放”。并且在朋友圈,各大投行专业人士之间疯狂转载。这些具备专业判断力的人为何不加以思考就轻易转载?这背后恐怕是各方内心存在已久的希望这件事发生的预期所致。

本周股指的向好,是进一步给市场政策带上的镣铐,强化了调控IPO发行速度和股市之间的联系。

3.  从A股市场上的几股力量说起

截至2017年4月底,中国境内上市公司共3223家。其中,A股上市公司3123家。股票总发行股本5万7千多亿股,流通股本4万9千多亿股。股票总市值近53万亿元,流通市值41万亿元。平均静态市盈率,沪市18.67,深市52.30。

刘士余上任证监会主席一年零三个月。本就是临危受命,在2015年股灾后,更高层面对股市整改痛下决心,也是刘士余赴任之背景。在此意下,股市监管新政频出。如果说由银监会掀起的此轮金融严监管到达巅峰,则证监会的严监管已在刘上任后,成为常态。无论是节奏,抑或力度都在稳定之中。资本市场也已经适应了一年多时间。

这一年零三个月来,细察刘主席的治理,章法可徇。资本市场的治理并非突如其来的风暴。因为,在2016年2月至2016年10月,长达8个月的时间内休整,股市没有突发的监管制度的出台。同时,对股灾中多种临时出台的非理性监管政策进行矫正。

真正开始主动施政,开始于2016年冬季,IPO的加速。2016年下半年,上证指数在3000点以上企稳,证监会开始加快IPO发行速度。7月到10月证监会每月核发IPO批文26至28家,与上半年相比核发速度明显增加。而11月共有52家企业获得IPO批文,总数接近上半年前五月总数。2017年上半年,平均每周发行10家。

其实想想,证监会新股发行提速以来,监管思路调整非常之高明。以前,市场各种力量之间的主要矛盾,是证监会和市场上其他所有力量之间的博弈,指数一涨跌,监管就被逼着要去控制新股发行速度。

自从用上IPO常态化加速的办法,市场就分化了。过去做二级能轻易获得收益,变得不再那么容易。一级半市场的定增,并购套利空间也被封堵。但做一级的有了退出渠道。而监管层显然看得清,把赚钱机会从二级转移给一级更加靠谱。这里面的逻辑是,一级市场的投资经理会非常严格的对风险进行定价,对现金流进行计算。市场各方形成新的博弈,部分对风险质量的把控责任从监管转移到市场参与主体。此为高明之处。而二级原来能轻易靠打新,炒作赚钱的,除了富了这批人,对市场的成熟半点无用。

IPO加快后,监管层2017年农历新年之后,对一级半和二级市场多种乱象也频频出手。先是3月底对创业板定增制定锁定期,封堵制度套利空间。再是4月上旬,对异常活跃的雄安概念股设置暂停牌“冷静期”,包括对其他炒作概念股的监管导向。紧接着,监管继续扩大范围至次新股、高送转概念的炒作等不规范行为。近期种种监管风向,客观上看,旨在纠正市场顽疾,切实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理应为监管点赞。

近期雄安概念、高送转概念、次新股概念多只股票集体下跌明显,甚至跌停。但这是市场泥沙俱下之后正常的退潮,是回归正常秩序的必经之路。想要一个规范健康的市场,就必须承受短期之痛。

上述的种种针对A股市场顽疾的政策,在施行过程中,触犯到市场各方利益,使利益在市场主体之间重新分配,由此,逐渐累积起太多矛盾。怨声载道之言随之四起。

如果非要探讨刘士余主席目前政策下还有没有触及之处,则是退市制度的建立还未见端倪。这也成为韩志国之流抨击的唯一监管漏洞所在。希冀监管部门在此块的制度建设和改革之魄力尽快彰显,最终能一鼓作气,铁腕到底!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