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莉 > 2015年股市:刮骨疗伤|证监制度大考年

2015年股市:刮骨疗伤|证监制度大考年

无论在哪个领域,大的灾难的出现都是先进制度出台的催生剂。2016年,中国资本市场将在注册制的革新中迎来一线曙光。

 

作者 | 离漓

2015年的中国资本市场在它的历史上划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年股市的暴涨暴跌,恰似给中国证监系统出了一份非常有难度的考卷。考住了监管者,曝露了诸多问题。也使其刮骨疗伤,去除了常年存在的顽疾。并排除阻力向新的制度靠近。

 

如果日后要去对2015年中国资本市场发生的种种进行功过定性,相较于表面上看到的市场震荡引起的投资者财富蒸发、诸多金融圈风云人物涉入腐败案锒铛入狱等消极影响,我们更愿意相信,由此高压下推动的这一年资本市场制度上的革新和调整,将在以后发展健康的资本市场的最终目标的完成中,起到更大的积极作用。

 

往前回顾25年,自上世纪90年代初上交所、深交所开市以来,中国资本市场没有哪一年能如2015年般,历经如此多的风云突变:2015年股市在短时间内的剧烈涨跌走势,为中国有股市以来所罕见;2015年由股市剧烈波动而引发的金融界反腐力度之大为近年来所罕见。

 

加杠杆、暴涨、去杠杆、暴跌、救市、恶意做空、限制股指期货、查封程序化交易账户、证金“王的女人”概念股、前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张育军、泽熙徐翔、中信证券腐败圈、熔断机制、注册制加速……回想这一年,这一个个新闻点就像一幅幅幻灯片快速在眼前跳跃式闪现。

 

任何点,串成线,反映的都是思路。当在脑海中乱蹿着的每一张幻灯片各自找着它的位置固定下来,再把镜头的焦距拉远,给出一个全景,这一年资本市场上发生的看似零散的事件,便有了清晰的脉络供观察的人思考与评鉴。

 

一切始于2015年股市的此轮剧烈调整。在短短四个月间,沪指从3000点涨到5100点。又在短短三个月间,从5100点跌回3000点。

 

2007、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后,沪指亦出现和2015年一样起伏巨大的暴涨和暴跌。但无论是上涨还是下跌,拉开持续的时间均比2015年要长得多。金融危机前,沪指从1600点猛涨至6100点,花了一年时间。金融危机期间,沪指从6100点下跌至1800点,也花了一年时间。

 

2015年股市短时间内,过山车式起伏的形势更加严峻,使得监管层出手救市。尽管在2007、08年的那轮震荡中,关于监管层不应继续扮演救世主,不应再强化股民的政策预期的讨论就已经汗牛充栋。但此次,监管层依然再次出面托市。而在2015年的此轮救市中,也可以看见,尽管监管层此前有过多次的救市经验,这一次也并未做的更好。反而,在救市的前期,被市场人士认为,缺乏系统性,匆忙,没有把握好节奏,从而造成救市效果不明显。

 

而救市的两条主线,一条为证金公司入市操作,衍生出诸多被证金买入的上市公司相继公告,证金股大涨,一时间“王的女人”层出不穷让市场啼笑皆非。而证金公司的主要救市营地——中信证券高管几乎倾巢覆没,涉嫌在救市中利用内幕交易渔利。

 

另一条线,对做空行为的限制,查封程序化交易账户、修改两融规则,将融券由T+0改为T+1。在期货市场上,提高除套期保值持仓外的其它中证500股指期货各合约的卖出持仓交易保证金。一时间,暂停股指期货交易的言论也甚嚣尘上。11月底,由吴晓灵等人牵头的,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发布的关于本轮股市异常波动的十八万字研究报告,才给股指期货及相关的做空行正视听。

 

2015年的资本市场剧烈波动,反映的是中国资本市场本身制度上的缺陷;而在救市过程中,让中信证券诸多高管、泽熙等私募牟取到惊天暴利,则反映出的是证监系统自上而下的体制漏洞;在救市之后,中纪委入驻各金融机构,证监系统副主席级别的官员姚刚、主席助理张育军等人的落马,更反映的是在证监体系内滋生和积累了数十年的腐败顽疾。

 

就资本市场本身制度上来看,2015年上半年维持四个月的单边上涨,主要是融资融券的不对称发展所致,吴晓灵等人的报告表述为“市场机制多空不协调导致积累了大量风险,同时对金融衍生品和套利对冲等金融工具运用不力,阻碍了股票市场自身功能的正常发挥”。

 

报告认为的其他制度问题还包括,杠杆的过度、无序应用和金融产品监管不完善导致监管层难以实时监测、量化股票市场的风险状况;交易机制方面的设计缺陷加剧了本次股票市场异动的幅度;新股发行制度、上市公司行为规范等方面存在一些漏洞等。

 

而多位金融圈昔日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的落马,分管证监会新股发行审核大权13年的前证监会副主席姚刚、曾任证监会发行部三处处长的刘书帆、很早就做过证监会发行部发审处处长习龙生、分管机构部、基金部和期货二部前主席助理张育军等等,更是证监体系大权在握部门的制度的深层次问题。

 

我们欣喜的看到,上述曝露的种种问题,也正在解决的通道中。市场制度层面,相继推出了熔断机制、程序化交易的管理办法。而防止发审腐败,监管层也于11月推出新股发行改革方案,并制定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发行审核权力运行的若干意见》。

 

更可以预期的是注册制的进展,此前每年年末均表示要推的注册制,因各种因素一再延期。此次,在《证券法》修改完善前,国务院获得了推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过渡性“许可证”。在2016年3月即可实现“过渡期”注册制。A股离完全实施注册制的距离又近了一步。

 

而更高层面的《证券法》的修改,也会将2015年股市震荡中的经验及教训写入立法,已更好推进中国的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无论在哪个领域,大的灾难的出现都是先进制度出台的催生剂。即便囿于种种原因,资本市场的制度改革仍旧不能一步到位,但取得一定的进展已经赋予了这跌宕起伏的一年以意义。

 

2016年,中国资本市场将在注册制的革新中迎来一线曙光。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希望未来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切实解决企业的融资问题,上市公司以优良业绩为股民分红以实现回报。前路,尚远。

推荐 6